忘記密碼?

文明餐桌

娛樂 生活 > 娛樂>正文

舞者佟麗婭:致鄉愁、致當下、致夢想

新聞來源:文匯報11月22日10:27 點擊量: 字號: TT

關鍵詞:新疆,舞蹈,夢想,鄉愁

摘要:新疆姑娘佟麗婭以全新形象亮相舞臺,由她策劃并主演的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經過在上海的數月創排,日前獻演國家大劇院。

  “這是寫給家鄉的一封情書。”出生于新疆的錫伯族姑娘佟麗婭反復念叨著這句話。近日,這位當紅影視演員以全新形象亮相舞臺,由她策劃并主演的舞蹈劇場《在遠方,在這里》經過在上海的數月創排,日前獻演國家大劇院。

  暌違專業舞臺15年,毅然回歸演藝道路的起點,這一刻佟麗婭已經醞釀了兩年。今年8月8日生日那天,她在社交平臺上發布了一組舞蹈劇場的海報,留言感嘆對舞蹈的熱愛與執念在心里瘋長,要把這臺演出作為最好的生日禮物送給自己。為此,她離開北京的生活圈子,與上海編導、新疆舞者一起埋頭創作。《在遠方,在這里》首演前,記者在上戲舞蹈學院的排練廳見到佟麗婭,她正身著練功服翩翩起舞。“舞蹈一直長在我的心里,沒有離開。音樂一響起,身體就會想跳舞。”佟麗婭說。

  初心

  回到成長的地方,找到曾經的夢想

  持續數月的創排過程,是從無到有、瓜熟蒂落的“分娩”。創作者有興奮與驚喜,也有忐忑和緊張。被種種復雜情感包裹的佟麗婭,一步步褪去浮華,回歸舞蹈演員的初心。“初心就是回到你曾經成長的地方,找到你曾經想要的夢想,去完成它。”她說,“舞蹈是我夢開始的起點,舞臺是讓我閃耀發光、建立信心的神圣之地。”佟麗婭出生于藝術家庭,6歲開始接受舞蹈訓練,曾在新疆藝術學院習舞,畢業后在中國歌舞團當職業舞者。之后她考入中戲,逐漸走紅銀幕,至今離開專業舞蹈團已經15年。

  “我差不多10年沒練過功,這幾年在晚會上跳舞,表演的都是短小片段,而且大多是面對電視鏡頭起舞,與真正的專業舞臺已經有了距離。”佟麗婭告訴記者,作為舞蹈劇場的主演,自己必須跳滿全場近兩個小時,面臨技術與體力的雙重考驗,壓力一度令她十分焦慮,常于睡夢中驚醒。排練時,她甚至跟導演開玩笑,要把高難度技術動作交給年輕人,自己只要跳出“感情”就好。“但導演對我非常嚴格,因為我才是站在舞臺中央的那一個,觀眾為了‘佟麗婭’來買票,我不能讓大家失望。”

  10月初,佟麗婭干脆離開北京的家,一頭扎進上戲舞蹈學院的排練房。整整一個多月,她幾乎就跟排練廳的地板鉚上了——從早到晚12個小時,除去吃飯時間,幾乎都在練舞。除了日常排練,佟麗婭還趁著排練空隙下腰劈叉壓筋、加練體能,逐漸找回當年的狀態。“《在遠方,在這里》是一次認真的決定,并非心血來潮,更不是玩票。”在這部舞蹈作品里,她想讓觀眾看到的不是“演員佟麗婭”,而是“舞者佟麗婭”。

  回家

  用舞蹈訴說對故鄉、對家人的眷戀

  在《在遠方,在這里》中,佟麗婭不僅是舞者,還扮演著策劃和制作人的角色。她的搭檔是上戲舞蹈學院青年編導董杰,一位新疆“老鄉”,也是她在新疆藝術學院的師哥。

  “我們深深愛著新疆這片土地,《在遠方,在這里》就是寫給故鄉的情書,是對新疆寶貴文化遺產的回望。”總導演董杰表示,很多人認為新疆舞就是簡單的“動脖子和扭腰”,實際上新疆的舞蹈還有很多豐富的元素。這臺舞蹈劇場便取材于新疆民族風情,把維吾爾族、錫伯族、哈薩克族、塔吉克族等新疆近10個少數民族歌舞藝術融入6個篇章,將“遇見、致父親、致母親、致愛情、致遠方、致這里”的主線展現給觀眾。

  為了尋找各民族的舞蹈素材,主創團隊翻閱了大量的歷史資料,充分了解各民族歷史、文化、習俗等特點,將舞蹈元素與劇場情境一一契合。在“致父親”里,錫伯族西遷的歷史給了編創者靈感,這一篇章以男性視角贊頌了父親的偉大;在“致母親”里,塔吉克族的舞蹈元素被運用得淋漓盡致;一首《可愛的一朵玫瑰花》和哈薩克族舞蹈則把人們帶入“致愛情”的情境……如同散文詩一般,《在遠方,在這里》充盈著舞者對故鄉、對家人的眷戀。第三場演出中,佟麗婭特意帶著3歲的兒子朵朵一同登臺,讓他把象征男孩的小弓箭掛上 “喜利媽媽”(錫伯族用來記事祈福的“繩索”),完成了“致父親”里最具儀式感的段落。

  成長

  帶領家鄉年輕人走出來,點燃孩子們的夢想

  今年是佟麗婭來北京的第20年,往事歷歷在目。1999年,新中國成立50周年的國慶閱兵,她站在新疆方陣的彩車上翩翩起舞。“我邊跳舞邊看著北京,看到了最大的舞臺,那一刻真的離夢想很近很近。”第一次北京之行,為佟麗婭打開了全新的生活圖景。“今天我已經在這里了,北京有我的事業和家庭,但我想讓新疆更多的年輕人走出來,看看外面的世界,點燃他們的夢想。”

  帶著這樣的心愿,佟麗婭和董杰來到新疆藝術學院,從學生中選拔優秀的舞蹈演員。“通過這臺舞蹈劇場讓更多人看到新疆,看到我們新疆的孩子,才是我真正最想做的事情。”炎炎夏日,他們帶著挑選出來的50個新疆孩子,在新疆藝術學院的新校區苦練。四面環山,沒有空調,每一天所有人都練到汗如雨下,虛脫累倒。

  “這臺舞蹈劇場含有多種舞蹈元素,而新疆的孩子們只練過民族舞,要一下子學會其他舞蹈的跳法有不小的難度。”董杰告訴記者,所有舞者每天要加練三小時的現代舞基礎訓練課,之后才是正式的演出排練。10月,當劇組進駐上戲舞蹈學院的排練廳,這套訓練體系也一并移植過來。“我們的演出團隊中有新疆的本科生和專科生,也有上戲舞院大三的學生。除了正式舞段的排練外,新疆孩子們還跟著上海孩子一起練基訓,上海孩子向新疆孩子學民族舞,取長補短,進步飛快。”

  成長的不僅是孩子們,還有佟麗婭。那是一段“又當爹又當媽”的日子,她管著劇組幾十號人,從舞蹈創排到吃喝拉撒都得關心。“我從影視演員又變回舞者,還承擔了制作人的工作,使得我變得更強大、更果斷。”

  下一步會制作自己的影視作品嗎?“或許吧。”佟麗婭說,“不努力往前走那一步的時候,永遠不知道自己有多強大。”(記者 宣晶)

 

分享到:

上一篇: 甄子丹:《葉問4》是我最后一部功夫片

下一篇: 一部導演處女作背后,多少人在為理想護航

列表頁廣告
侍衛長

版權所有 ? 江門市廣播電視臺 | 新聞內容監督電話:0750-3658080

江門市廣播電視臺新聞爆料熱線:13326800000 廣告投放熱線:0750-3078296

地址:廣東省江門市發展大道178號新廣電大樓(郵政編碼:529000)

江門市廣播電視臺官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50-3078105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粵ICP備11033131號

新疆福彩18选7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