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密碼?

文明餐桌

娛樂 生活 > 娛樂>正文

一部導演處女作背后,多少人在為理想護航

新聞來源:文匯報11月22日10:20 點擊量: 字號: TT

關鍵詞:電影,導演,一部,處女作

摘要:電影《第一次的離別》雖然是導演王麗娜的處女作,但導演“資質”尚淺并不影響作品拿下本屆電影節國產新片展推薦表彰獎,更是早早攬得三項金雞獎提名。

  第32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揭曉在即,一部“上海出品”引發了業界關注。

  電影《第一次的離別》雖然是導演王麗娜的處女作,但導演“資質”尚淺并不影響作品拿下本屆電影節國產新片展推薦表彰獎,更是早早攬得三項金雞獎提名:最佳女配角、最佳攝影、最佳導演處女作。

  該片第一次在廈門亮相,但稚嫩的它早已在業界有了美譽,從柏林國際電影節新生代單元、東京國際電影節亞洲未來單元到上海國際電影節“一帶一路”電影周,該片已在三個國際A類電影節上獲得獎項嘉許;同時,德國、阿聯酋、摩洛哥等海外電影節也紛紛授予其各類“最佳”稱號。

  在業界看來,無論《第一次的離別》最終能在金雞獎收獲幾何,這部導演處女作都值得被當成典型案例進行剖析。它的從無到有、從有到優,關乎創作者、團隊、機制對于創作理想的合力護航。

  借孩子的眼睛,呈現一部樸實無華又詩意無限的稀罕電影

  在近年中國電影作品譜系里,《第一次的離別》是稀罕的——它是新疆少數民族題材兒童電影。

  影片對準了中國南疆,擁有世界上最大胡楊林的地方,幾個孩子生活在此。小男孩艾薩是家里第二個孩子,除了上學,還要幫著照顧生病的母親。他最大的愿望是成為一名醫生,治愈媽媽,但越長大越煩惱。小女孩凱麗是艾薩的玩伴,她是個樂天派,家里的棉花田是女孩歡愉的小天地。凱麗心里也有自己的小秘密,她害怕告別小伙伴,害怕告別她的小羊羔。導演借孩子的眼睛,重審了“離別”帶來的無名憂傷。

  無論是鏡頭聚焦的地方,還是完全兒童視角的講述,《第一次的離別》都是近年電影創作中的少數派。因而當大銀幕上的胡楊樹緩緩落葉,在荒漠里與落日余暉構成了一幅金色夕照圖,稀罕的電影之美,已滿足了“好看”的第一重需求。

  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上海戲劇學院教授石川說,影片珍貴之處絕不止于畫面,更在于樸實無華又詩意無限。它既是兒童的,充滿了童真童趣,也可以讓成人獲得額外的感動和啟示。“但同時,它又極簡。影片幾乎沒有涉及任何復雜的社會性話題,僅從孩子們有限的生活經驗出發,把一些讓成年人早已習以為常的生活場景,換個角度呈現在銀幕上。”

  該片能一路收獲海內外諸多電影節青睞,真諦就是它開啟了新的創作觀察角度,為習見之事賦予了新的意義。

  給畢業生“做助理”,一個團隊布局藝術電影產業鏈的決心初現

  少數民族題材,難;兒童電影,難。想要挑戰難上加難的,還是個零經驗的年輕人。甚至,該片的出發點,不過是大學生的準畢業作品。影片出品方、上海易騰影視的媒介負責人肖副球為記者復盤該片的誕生。

  時間撥回2016年,導演秦曉宇向社會招聘助理。那會兒,他已憑紀錄片《我的詩篇》小有名氣。應聘者眾,還在中國傳媒大學念書的王麗娜也在其中。面試時,從小在南疆長大的年輕人提到了自己用半年時間積累素材想要獻給家鄉一部電影的想法。秦曉宇捕捉到閃爍其中的亮點,當晚就帶著年輕人飛往上海,與搭檔吳飛躍商討扶持事宜。

  原想找助理的秦曉宇,拉上一個團隊為年輕導演“當助理”,故事也從一部影片的創作,進展到了對一個年輕電影理想的呵護。這就難怪,初出茅廬的王麗娜能邀來豪華制作班底:為該片掌鏡的李勇曾獲得圣彼得堡電影節最高藝術成就獎;剪輯師是來自法國的馬修,與賈樟柯多次合作;配樂師文子、調色師洪文凱、聲音設計師李丹楓也都有“來頭”,履歷表上不乏《白日焰火》《刺客聶隱娘》《嘉年華》等佳片。

  配置完攝制組,易騰還投入一支成熟的運營團隊,為該片申報“放映許可證”,投報各類電影節,設計一條以小范圍點映打開受眾局面的面世之路。在金雞獎塵埃落定之前,出品方已為《第一次的離別》制定了2020年全國院線公映的計劃。不僅“扶上馬”,更是“陪到底”;不僅走易騰熟悉的眾籌點映路線,更有志將影片推到商業院線,該公司布局藝術電影產業鏈的決心,由此初現。

  敢于做大藝術電影的“蛋糕”,機制優勢恰是最大底牌

  對于許多忠實影迷,“易騰”的名號不如“大象”那般響亮。實際上,兩者是一家公司的一體多面。

  影迷最熟悉的一面是近年來聲名鵲起的國內首家在影院點播電影的觀影社交平臺“大象點映”,該平臺2016年底上線,三年來依靠互聯網“鏈接”了超過3000位發起人,為約30萬人次的觀眾找到好電影。《我只認識你》《村戲》《冥王星時刻》等一系列原本無望進入院線的電影,經由大象點映的眾籌點映模式,陸續和觀眾在影院見面。

  “易騰”的第二面是電影出品和制作,上海國際電影節獲獎紀錄片《我的詩篇》,今年拿到金爵創投獎項的中國巴基斯坦合拍片《囚子歸來》,填補市場空白的臨終關懷題材紀錄片《321》等,都是該公司的手筆。

  最新的一面于2019年初開啟,該公司以“大象”品牌推出了自己的培育計劃“大象空間站”,專門面向新生代紀錄片、藝術片導演的扶持。短短三年時間,從創投、孵化、制作、版權運營到宣發,為什么一家民營企業能在上海推開電影新業態的大門、敢于做大文藝片的市場的“蛋糕”?

  該公司聯合CEO蔡慶增用“天時地利人和”來回答。天時,在于中國分眾電影市場的發展以及“互聯網+”的時代風口;地利在于上海是中國電影發祥地,多年來上海國際電影節的舉辦都為這座城市涵育了愛影之人,在這里更容易推動文藝片“從創作到發行”全產業鏈的進程。

  更重要的底牌在于人和,亦即機制層面。2014年,《關于促進上海電影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發布;2017年底,“文創50條”出臺;2018年初,全力打響“上海文化”品牌又詳細部署了三年行動計劃。一系列政策引領創作導向、優化分配機制、發揮杠桿作用。尤其“文創50條”提出建設全球影視創制中心,給本土電影市場注入了極大信心,持續引來更多資源和人才。(記者 王彥)

 

分享到:

上一篇: 舞者佟麗婭:致鄉愁、致當下、致夢想

下一篇: 《國家寶藏》展映推介會在意大利舉行

列表頁廣告
侍衛長

版權所有 ? 江門市廣播電視臺 | 新聞內容監督電話:0750-3658080

江門市廣播電視臺新聞爆料熱線:13326800000 廣告投放熱線:0750-3078296

地址:廣東省江門市發展大道178號新廣電大樓(郵政編碼:529000)

江門市廣播電視臺官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750-3078105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粵ICP備11033131號

新疆福彩18选7开奖公告